首页 » 社会 » 正文 »

为什么说中央这一举措,打消地方减税后顾之忧?

来源:互联网      2019-11-08 10:06:17 热度4748

数据图表、图片和文本无关。照片/视觉中国

近日,国务院发布了《实施大减税、大减收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的改革推进计划》(以下简称《计划》),继续保持增值税收入分配“五五”分成比例,建议将消费税征收环节向后移动,稳步向地方分配税收,同时调整增值税免税额、抵免额和退税的分享机制,缓解地方政府对免税额、抵免额和退税的压力。

在该计划提出的三项政策中,预计将保持“五五共享”。将消费税征收环节移回地方是刺激消费和扩大地方税源的好举措。然而,仍然缺乏详细的规则,无法深入讨论。因此,最值得注意的调整是增值税抵免和退税的分享机制。

增值税保留、抵销和退还,使企业受益。

所谓增值税,是指根据货物(包括应税服务)流转过程中产生的增值征收的一种流转税。增值税已经成为中国最重要的税种之一。增值税占中国所有税种的60%以上,是最大的税种。

增值税是对增值部分征收的,实际上是通过从产品税中扣除进项税来实现的。在标准系统中,当两者之间的差额为正数时将缴税,当差额为负数时将退税。

然而,自增值税在中国实施以来,一直实行正税,同时保留负税。企业在未来产生产品税时将抵消保留税。

在当前环境下,企业将分别为购买设备和投资工厂预付13%和9%的税款。所谓的补贴是指企业在开办或投资期间尚未产生收入(减产品税),但已提前向政府缴纳税款(更多的进项税形式的补贴税)。税收保留本质上是政府的债务,相当于政府占用企业的资金。显然,提前纳税会抑制企业投资,不利于高科技和资产密集型企业。

当前代扣代缴的税款金额不小。2018年,前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表示,当时代扣代缴的税款已经超过1万亿元。营业税改增后,增长也很快,增速高于税收。

2016年,学者刘一和耿纯在《税务研究》上发表的论文利用微观企业层面的税务调查数据对此进行了估计。2016年全国增值税免税额约为1.02万亿,占当年增值税收入的四分之一,证实了许善达提供的数字。

2018年,除了许善达等人的呼吁,山东等地也开始试点税收抵免和退税。在进一步大规模减税的政策环境下,增值税预扣、抵免和退税已正式提上日程。从今年4月1日起,增值税最终代扣代缴、抵扣和退税制度将试行。符合条件的纳税人可以申请退还增量扣缴。随着该政策的全面实施,退税的门槛和范围将逐步扩大,惠及更多企业。

退税和退税的分享机制有所不同

然而,保留信贷和退税并不容易。首先,代扣代缴税款的产生和退税在环节上是独立的。虽然税款由企业预先支付,政府负债,但国库保留的税款由政府控制。退税意味着退还国库。政府的热情是可以想象的。目前,中央政府通过全面取消退税开了一个好头。

其次,每个环节都要征收增值税,每个环节征收的税款都要支付给不同地区的政府(每个环节的地方政府各分担一半的税款),而保留的退税款要退还给产品最终采购企业所在的政府。由于分享增值税收入和退税的权利和义务不平等,地方政府必然会受到不均衡的影响。

大致说来,中西部地区是净商品流出的地方,而东部地区是净商品流入的地方。如果补贴、信贷和退税的地方份额全部由采购企业所在地承担,将会出现两种现象:一是补贴、信贷和退税的规模高于同期增值税的增长,影响地方财政的收支;第二,为了减少实际税收外流,地方政府将抵制企业从其他地方购买产品,鼓励地方企业向其他地区“出口”产品,导致国内统一市场的分割和地方保护主义。

中国增值税出口退税也面临类似困难。出口企业所在地退税压力过大,积极性受到抑制,影响退税效果,进而影响企业出口积极性。为此,中央政府一再调整出口退税的分享机制,中央政府的责任越来越大。最后,除2014年退税分成基数外,中央政府承担了全部出口退税义务,使地方退税更加积极,从而保证了企业的出口积极性。

这一“计划”的思想与出口退税的分享机制有一定的区别。《计划》规定,增值税免税额和退税的地方份额(50%)应从企业所在地的全部负担(50%)调整到15%,其余35%由企业所在地预先支付,以保护企业利益。然后,通过计算各地方去年分摊的增值税(收入)比例,中央政府将把代扣代缴和退还税款的比例以及地方政府缴纳的超额部分分配给地方政府,以确保退税地地方政府的利益。

选择出口退税作为退税分成比例是没有先例的,也许是因为中央政府希望保持各级财政收入的稳定。在此前提下,中央政府将覆盖退税压力较大的地区,而退税义务较少的地区则不必缴纳,弥补差额,不损害盈余,从而拉开退税帷幕,巩固减税成果,加大未来减税力度。

□聂日明(上海财经法学院研究员)

编辑李冰冰校对言和

湖南快乐十分 甘肃快三投注 江西快3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