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正文 »

辛鸣:新发展理念引领发展深刻变革

来源:互联网      2019-11-22 17:53:11 热度4870

理念是行动的先导,发展理念是发展实践的指挥棒。什么样的发展观会导致什么样的发展实践和形成什么样的发展形式。中国过去70年的社会发展实践告诉我们,随着发展水平的不断进步、发展环境的不断变化和发展条件的不断改善,发展观也会出现重大突破和创新。从社会主义建设初期的赶超战略到改革开放时期的“发展是硬道理”,再到“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重中之重”和科学发展观,中国社会不断深化对发展的认识,创新发展观。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深刻分析国内外发展趋势、正确运用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科学解决中国发展中突出矛盾和问题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了新的发展理念。作为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新时期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新发展观倡导创新、注重协调、倡导绿色、厚植开放、促进共享,推动了当代中国发展的深刻变革,重构了21世纪中国的“发展逻辑”。

发展价值的历史意识

发展是人类社会永恒的主题,但发展本身不是也不可能是目的。发展必须有其价值取向。不同的价值观导致不同的发展结果。对中国社会来说,发展是绝对原则,人民的发展是绝对原则中的绝对原则。中国社会的发展不能是“为发展而发展”或“为少数人发展”。开发过程必须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每个人都必须尽力而为。每个人都必须分享和享受发展成果。新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观,进一步明确和重申了当代中国发展的价值取向和价值要求。中国共产党具有高度的历史意识,把人民的思想和思想作为发展的重点,把人民的期望作为我们奋斗的最高目标,使中国社会的发展成就真正转化为人民的幸福和成就感。不管这种价值取向如何,发展都会有曲折。背离这一价值取向,发展就会误入歧途。马克思有两段话要讨论,虽然没有直接谈到发展的价值,但是非常恰当、非常深刻和非常形象,这有助于我们理解发展的价值。

第一段是马克思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中的陈述:“无论一所房子有多小,当它周围的所有房子都这么小时,它就能满足社会对住房的所有要求。然而,一旦宫殿靠近小房子,小房子就会缩成一间小屋。这时,小房子证明它的居住者不能注意或只能有很低的要求;此外,无论小房子的大小如何随着文明的进步而扩大,只要附近的宫殿扩大到相同或更大的程度,小房子的居民就会在四面墙内感到更不舒服、不满意和沮丧。”马克思指出,这种心理感受的原因是:“我们的需求和享受是由社会产生的;因此,当我们衡量需求和享受时,我们以社会为准绳,而不是以满足它们的项目为准绳。因为我们的需求和享受是社会性的,它们是相对的。”对于在政治上站了70年、当家作主70年的广大中国社会来说,如果发展中的“小房子”和其他社会群体的“宫殿”之间的差距太大,就很难满足于这种获得感,也很难说这种发展是“以人为本”的。

在第二段中,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说:“在所有社会形式中,都有某种生产决定了所有其他生产的地位和影响,因此它的关系也决定了所有其他关系的地位和影响。这是一种明亮的光,它隐藏所有其他颜色并改变它们的特性。“坚持以人为本”的新发展观就是这样一盏“明灯”。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切发展都围绕着人民进行。一切发展都致力于满足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日益增长的需求:创新发展是为人民创造更高水平和更好的生活质量,协调发展是使不同地区和不同民族的人民与整个国家的发展保持总体同步,绿色发展是通过形成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来回应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追求。开放发展使人们能够在更大范围和更高水平上分享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巨大红利。共同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在发展领域的发展,使中国社会稳步走向共同繁荣。

进入新时代,“人们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的内容更加广泛,不仅包括现有“物质文化需求”的客观“硬需求”的全部内容,还包括由此衍生的更主观的“软需求”,如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尊严感、权利感、所有权感等。最初的“硬需求”并没有消失,而是呈现出升级的趋势,期待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生活条件、更美好的环境和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这八个“流派”是对升级的期望和呼吁。新生的“软需求”具有多样性、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从精神文化到政治生活,从社会地位到心理期待和价值认同,他们对公平正义、共同繁荣乃至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提出了相应的要求。这丰富和丰富了中国社会发展价值取向的现实内容,提出了中国社会发展价值取向的更高标准,凸显了新发展观所蕴含的价值取向的高度前瞻性。

发展规律的正确遵循

为什么发展的问题得到解决,接下来是如何发展的问题。发展不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更别说鲁莽行事了。它必须遵循经济、自然和社会发展的规律。新发展观充分体现了当代中国社会从“发展前”到“发展后”,从大国到强国发展阶段对发展规律的科学坚持。它充分反映了中国在经济发展新常态和世界经济复苏缓慢的背景下自觉运用发展规律。

——创新发展注重解决发展动力问题。从中低端走向中高端,在新常态下创造新优势,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国际发展环境中赢得第一,不能老是走老路,根本出路在于创新。在发展动力转换的过程中,不可能总是依靠惯性来“换挡”而不熄火。有必要有一个来自创新的新引擎。如果我们抓住创新,我们就能抓住影响整体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牛鼻子”。

只有通过创新,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以及发展动力不足、发展方式粗放、产业水平低、资源环境约束收紧等紧迫问题。只有通过创新才能增强我国的发展能力,加快现代经济体系和现代发展模式的形成,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率开辟广阔的空间。回顾世界经济的发展,与以前的工业革命相比,第四次工业革命目前正以指数和非线性速度进行。为了跟上技术和工业革命,引领时代潮流,除了创新别无选择。

——协调发展着眼于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发展是一个系统的过程。如果一个国家内部地区之间的差距太大,城乡之间的差距太大,社会群体之间的差距太大,经济社会就会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这不仅使可持续发展成为不可能,甚至会导致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只有保持经济社会、城乡、软实力、硬实力、“新四个现代化”和经济国防等各种重要关系的协调发展,才能有效避免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增强发展的整体性。

协调发展可以拓宽发展空间。通过补充短板和强弱项目,将资源投入到过去没有或做得较少的地方,这相当于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如果一条铁路建在没有铁路的地方,基础设施建设将会有所作为。从工业饱和的东部地区到工业空白的西部地区,许多已经夕阳西下的工业可以重新开始。从拥有成熟公共服务的城市到农村地区,我们将发现要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协调发展也可以增强发展的后劲。当过去的短板变长,薄弱地区得到加强时,它们反过来又会成为进一步发展的新动力。通往农村的道路已经完成,农村的资源已经实现,农民有钱,城市的工业产品有了新的市场和购买力。

——绿色发展注重解决人与自然的和谐问题。绿色发展告别了发展的最初级阶段,解决了生存的最基本需求,自然进入了发展的视野。经济必须加快,生态文明必须加快。虽然有许多建筑和繁忙的交通,但人们必须“看山,看水,记起自己的思乡之情”。建设一个美丽的中国是我们的使命,确保全球生态安全是大国的责任。

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不是矛盾的,而是辩证统一的。经济发展不能耗尽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生态环境保护不是放弃经济发展,从树上找鱼。相反,坚持发展中保护,保护中发展,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的协调,使绿水和青山能够产生巨大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同时使绿水和青山成为金山银山。因此,绿色发展就是改变传统的“大生产、大消费、大排放”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使资源、生产、消费等因素相互匹配和适应,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协调统一,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开放发展注重解决发展中的内外联动问题。开放发展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是中国40年来的成功经验,也是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然而,在全球经济格局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开放是双向开放,市场是深度整合,模式是内外联动。在进出口的双重积极互动中,形成了海陆联动、东西双向互助的开放格局,形成了高层次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与此同时,中国将以推动大经贸市场、大金融流通、大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大文化交流为出发点,走在国际开放合作的前沿,积极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主导作用。

目前,我国利用国内外市场和资源的能力还不够强,应对国际经贸摩擦、争取国际经济话语权的能力还不够强,运用国际经贸规则的能力还不够强。中国社会不仅要提高其在产品制造中的话语权,还要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和公共产品供给,以提高其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话语权。这也是新时期开放与发展这一主题的应有含义。

——共同发展着眼于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当治理世界时,公众必须是第一位的,当公众与世界平等时。”通过在发展的初始阶段适当地打开差距,形成竞争、动机和方向是一个社会的客观需要。然而,“先富”是一种手段,“共同富裕”是一个目标。不允许反对顾客或接管他人。如果中国的发展只是停留在让一部分人过上好生活上,那么习近平总书记批评和警告的“富人累了,穷人吃糠”的现象不仅毫无意义,甚至会导致大问题。新发展观倡导的共同发展具有丰富的内涵。全民共享,内容全面,实施方式共建共享,实施过程逐步共享。

分享绝不意味着被给予和照顾。它不是基于道德原则的良心发现和情感怜悯,而是基于生产力规律的动态保障和主体发展。因此,通过分享让人民感受公平正义,从而满足人民的期望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最高方向,但另一方面,追求公平正义、满足人民需求将极大地激发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并将其转化为最强大的发展动力。

发展范式的深刻变化

发展阶段变化的背后是发展范式的变化,这进一步加强了发展阶段的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其基本特征是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阶段,从“有”到“好或不好”。正确处理好“好”与“快”的辩证关系,已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重中之重。顺应这一变化,新发展观指导下的经济发展范式一般可以称为“四新”:新工业革命、新全球化、新经济治理和新引擎。

用工业4.0推动新工业革命。适应新常态,中国产业升级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然而,产业升级不可能凭空出现。产业升级也不会有“飞峰”。我们必须在现有工业的基础上前进,而不是后退,重新开始。中国的工业基础是制造业,其优势在于制造业。经过多年的积累,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主要的制造国,制造了世界上相当大份额的初级产品。在这方面,中国有基础、能力和经验。它可以通过技术进步、政策指导和体制安排从一个主要制造国转移到一个主要制造国。将“2025中国制造”和“互联网”结合起来是中国工业4.0的开端。工业4.0作为一场新的工业革命,将塑造一种新的工业形式。在传统企业中,厂房仍然是原来的厂房,厂房仍然是原来的厂房,甚至工人也是原来的工人。然而,支持企业运营的技术理念、技术方案、生产流程、管理流程、市场模式和客户网络都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

用“一带一路”引领新全球化。全球化是现代世界经济发展的基本趋势。西方社会资本主义模式之所以能够迅速发展,是因为它从19世纪就开始了全球化的快速发展。然而,那一年的全球化只是从西方转向东方,从前发达国家转向后发达国家,基本上没有积极的互动。“全球化”应该真正全球化,不仅从西方流向东方,而且从东方流向西方。“一带一路”倡议和建设是一个从东到西、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从中国到世界的新全球化。这种模式相当于对冲西方全球化的发展,使世界经济更具活力。此外,中国的“一带一路”是一个纯粹的经济发展平台。这是一项经济战略合作,其基础是充分尊重该带所有国家的社会和政治制度及文化价值观。它不会把意识形态强加给别人。因此,它赢得了世界各国的认可、支持与合作。

通过建设自由贸易区推进新的经济治理。如果国际贸易不能真正国际化,它将名存实亡,并大大减少。通过经济治理改革,使政府行为适应未来高水平的经济竞争和国际贸易治理,是当务之急。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交流越来越深入和全面。从长远来看,中国社会必须适应并能够控制国际经济领域实施的所有规则。FTZ进行的制度创新不仅在FTZ奏效,而且可以推广到全国,为未来与新一轮国际贸易规则接轨做好准备。其现实逻辑是允许我们在可控范围内进行经济治理,以适应高标准的贸易,然后在我们适应并能够冷静运用后,在新的层面上与西方国家和跨国公司展开新的合作和博弈。

大众创业和创新创造了新的发展引擎。让全体公民充分发挥经济发展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有力和有效手段。据相关部门统计,自2018年以来,中国社会每天都有18000多家新企业注册。这种良好的势头从何而来?它是大众创业和创新的新引擎。更重要的是,这不仅是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大动力的新引擎,也是使社会更具活力的新引擎。社会发展的正常方式通常是马太效应,掌握资源的社会群体会锁定他们的主导地位。然而,大众创业和创新提供了打破这种路径依赖的逻辑可能性。中国有超过十亿人在创新,小概率事件也会有相当大的结果。一旦创业成功,对社会阶层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固化的社会结构将更加灵活。

总之,这些新的发展范式是在新的发展理念指导下的新探索和新实践。它们是发展范式的升级版本,在最初的中国社会已经有效了40多年。它们将彻底改变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逻辑、路径和形式。他们将为中国社会实现第一个100年目标奠定坚实的基础,即取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胜利,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第二个100年目标。

[作者是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教授

香港六合下注 广东11选5app 江西快3投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