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

特邀送彩金短信内容-春晚三十年,“喜剧之王”今何在?

来源:互联网      2020-01-11 16:19:22 热度707

特邀送彩金短信内容-春晚三十年,“喜剧之王”今何在?

特邀送彩金短信内容,近些年的春晚几乎都在被吐槽,人们纷纷怀念那个有着一大批“喜剧之王”的春晚舞台,那些小品似乎可以承包那一整年的笑点,现在的我们每年还是会在电视机前和家人朋友看看春晚,只不过现在的乐趣变成了吐槽——拿什么来拯救春晚呢?

20年前,周星驰的《喜剧之王》赚了笑声,也赚了眼泪,猪年的贺岁档,《新喜剧之王》将要上映,不知道这位 “喜剧之王”又会在这新年新岁带来多少快乐。

过年和亲朋好友出去看场电影,也得回到家里喜气洋洋的过个新年,算一算,加上今年,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已经办了三十六届,好数字,彩头好,六六大顺,到了现在,春晚和年夜饭一样,年夜饭没有过去那样,有平时吃不到的美食,春晚或许也不如曾经那样被交口称赞,但是年夜饭不好吃也要吃,春晚吐着槽也会打开看——这是新的传统。

春晚最受期待的是什么?显然是语言类节目,是喜剧——谁愿意大过年还哭丧着呢?这春晚的舞台,创造了无数经典的瞬间,这些“喜剧之王”让我们笑着告别旧岁,笑着迎接新年。

开山之人

不知诸位最近“吃鸡”还顺利不?在“大逃杀”类游戏火爆的今天,或许玩家们最喜欢看到的就是那句翻译的相当接地气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了,这里的“吃鸡”代表着胜利,而在1983年,春晚舞台上出现了一个喜剧小品《吃鸡》。

王景愚的无实物表演,夸张而有趣

这个小品刚开场有一个笑容和蔼可爱的“胖子”,几句话就惹得全场大笑,他就是马季。马季是中国相声界的重量级人物,师从相声大师侯宝林,膝下弟子几乎都能独当一面,他的相声影响了一代中国老百姓,甚至因为他的某部作品诞生了一个香烟品牌——“宇宙牌香烟”

这位相声表演艺术家在1987年的春晚表演了群口相声《五官争功》,1989年带来作品《送别》……在千禧年之前,马季还经常站在春晚的舞台上,那时候没有德云社,但是观众依然给力,就拿1984年《一个推销员》的表演现场来说,马季一人的单口相声愣是多了一些热心“捧哏”。

1983年的春晚是第一届春晚,马季是它的总策划,同时也是春晚第一批主持人之一,也是第一个春晚语言类节目相声《山村小景》的表演者,回顾那次春晚,整场晚会的设计格外的热闹,连主持也满满的都是戏,或许可以说,马季是春晚喜剧的启动人之一,而且台里台外。可称第一代的春晚“喜剧之王”了。

也是在这一年,小品被正式搬上春晚舞台,《阿q的独白》,是的就是鲁迅笔下的 那阿q,表演者严顺开,3年前那个在电影《阿q正传》里饰演阿q的那位严顺开,此外在1993年,这位笑坛老将又带来一个经典的春晚小品《张三其人》

不过,这位老笑星在春晚的舞台上露面不多,否则相信春晚会出现更多脍炙人口的佳作。

1983年的小品《吃鸡》,王景愚的表演道具被姜昆吃掉了(当然这是剧情的一部分),故而“无奈”采取无实物表演,夸张的哑剧式表演相当给力,而1984年,另一个无实物表演至今仍旧堪称经典——《吃面条》

陈佩斯、朱时茂,两个外表“极”与“极”的演员碰撞出的火花能量惊人,那些个风趣幽默又针砭时弊的作品至今都值得回味一番。

《买羊肉串》抨击着不良商家;《胡椒面》讽刺着攀比、自私的心理;《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姐夫与小舅子》陈佩斯塑造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捧腹的形象。

直到1998年,陈佩斯、朱时茂这对黄金搭档以《王爷与邮差》告别了春晚的舞台,一个属于陈佩斯的春晚时代也翻了过去。

直到近几年,春晚的节目一直不尽人意,人们开始希望能够再次在春晚上看到陈佩斯的身影,这位让人看着就开心的喜剧演员在春晚的舞台上活跃了这么多年,春晚“喜剧之王”的位置又怎么能少了他呢?

赵丽蓉,朋友们可以用唐山话的腔调读一下这个名字,相信一定能够回忆起这位可爱的小老太太,1988年,60岁的赵丽蓉第一次登台春晚,和著名演员“济公”游本昌带来了小品《急诊》。

赵丽蓉的小碎步相当带感

《英雄母亲的一天》、《如此包装》、《打工奇遇》……这些经典的小品时不时翻出来看看仍旧是满满的笑点。

点头yes摇头no

群英荟萃,萝卜开会

探戈就是趟呀趟着走

直到2000年,她演不动了,也在这一年离开人世,不过时至今日,从那些散发着时代气息的小品中,感受着老艺术家留下的时代缩影。

1989年,80年代最后一次春晚,这届春晚,黄宏首次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出演曾经在地方台出演的小品《招聘》,1990年他和老演员严顺开合作表演《难兄难弟》,1991年,他和宋丹丹搭档的小品《手拉手》,其实他和宋丹丹一起表演的节目中有一个更加经典——《超生游击队》,这是二人合作首秀,舞台则是1990年的元旦晚会。

1994年的狗年春晚,黄宏和侯耀文搭档,带来小品《打扑克》,小小纸牌之间讲尽世间百态,十几分钟的小品浓缩了那个时代的大事小情。

“小小一把牌,世界大舞台,生旦净末丑,是谁谁明白!”

跨过了千禧年,黄宏干起了装修。

让人印象深刻的“女装大佬”

2005年,搭档林永健,巩汉林表演了小品《装修》,至今还记得林永健的女装造型和黄宏响亮的口号“八——十!八——十!”

第二年春晚,原班人马又带来续篇《邻居》,再到后来的《开锁》、《黄豆黄》……黄宏在这千年交接的20年里在出完的舞台上挖掘着一个个小角色的家长里短。

最近有句话特别火“改革春风吹满地……”后面诸位自己接下去。

1999年,好像是运动会的接力比赛似的,陈佩斯告别了春晚的舞台,赵本山大叔开始“制霸”春晚小品了,那一年的《昨天今天明天》,白云黑土走进了观众的心坎里

我叫白云,我叫黑土

我七十一,我七十五

我属鸡,我属虎

这是我老公,这是我老母

……

这部小品笑点那是“相当密集”,也从这一年,本山大叔的小品包揽春晚小品类一等奖整整十年,这十年来每一部都是精品,与宋丹丹合作的白云黑土系列(2006年《小崔说事》、2007年《策划》、2008年《火炬手》);与高秀敏(2005年故)范伟合作的大忽悠系列(2001年《卖拐》、2002年《卖车》、2005年《功夫》)只记得那几年,我和小伙伴总会搜罗各种脑筋急转弯,“喜剧之王”怎能少了我们可爱的黑土大叔和坏坏的大忽悠呢?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春晚经典语言类节目太多了,经典的组合也太多了,郭达和蔡明搭档的时候,蔡明还不是那个尖酸的老太太,冯巩和牛群搭档的时候他还不是甩各种热词的冯大爷(“我想死你们了”其实挺好的)……这些“喜剧之王”的背后总有一个搭档帮着他们塑造角色,朱时茂之于陈佩斯,巩汉林之于赵丽蓉,黑土只和白云配这大忽悠抓准范大厨虐,这些组合就好像是煮羊肉放些红酒,吃馒头就点榨菜,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1983开始到今天春晚发生着巨大的改变,演播室宽了,主持人换了,衣服漂亮了,观众变多了,节目越来越丰富了,舞美越来越绚丽了,只是,留给后面的空间越来越窄了。

人们不断地追问,曾经那些让我们捧腹的小品去哪儿了?春晚为什么越来越不好看了?做喜剧小品的人少了吗?人们不用心了吗?

显然,近几年的喜剧综艺越来越多了,《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相声有新人》……一批年轻的喜剧演员仍旧有着自己的风采,沈腾、马丽、贾玲、贾冰、宋小宝、德云社等等。只要人们需要笑声,喜剧演员就会存在,喜剧不是靠着颜值就能撑起来的,人们看喜剧不是为了养眼的,喜剧演员真的挺难,但热爱喜剧的谐星大有人在。

春晚办了30多年,越来越多的眼睛在盯着那台晚会,越来越大的压力压在春晚的肩膀上,经历过早期春晚的人会发现,那时候的小舞台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联欢活动,80年代,哪是家家都有电视的年代?

而今天的春晚则是一年一度的全国性晚会,压力让它越来越“严肃”,节目一遍一遍的审核,所有事情都不能有任何差错,否则就会酿成1985年春晚那样的“车祸现场”——但是正是这种“眉头紧锁”的筹备,让春晚太重,太厚,拉远了舞台和观众的距离。

我们不断地怀念着那个年代的小品和那些看着就十分开心的面孔。

或许这也是人们比任何时候都要期待出彩的语言类小品的原因吧,因为只有这些节目能让观众“喘口气”,看看家长里短,听听吐槽,看看别人如何“出糗”。

也有人说,相声小品没什么新意,都是些老段子……的确,大家现在越来越接受不了反复抖同一个包袱,人们的笑点也越来越高了,也许是因为审美情趣提高了,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审美疲劳了。

自从吃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已经不是过年才有的特权,自从吃好再也不是大问题,年夜饭就索然失味;同样,我们在微博笑够了,在朋友圈笑够了,在抖音笑够了,在各个综艺笑够了,现在人人都可以是段子手,一个段子不用一天就能传遍大江南北,笑料已经不是“泄洪”而是“流水”了,所以可以说我们身处的时代,让我们自娱自乐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这个时代真的越来越快,时间的容量也越来越大,未来的选择再也不是一个定数,但是人们还是会挤破头皮的抢票回家,大摆一桌年夜饭,打开春晚,说着新年快乐,笑着走向下一年,没人强迫我们,这是习惯,我们从骨子里爱着过年,因为过年的味道是最熟悉,最让人安心的味道。

今年是猪年,过年记得来盘蒜泥白肉,烀个肘子,来一碟猪耳朵,啃啃猪蹄补补胶原蛋白,糖醋里脊红烧肉走起!

记得,小猪佩奇在凝视着你,它说——猪(祝)你新年快乐!

manbetx手机版下载苹果

推荐阅读: